不讲道理

道理都懂,先别讲。

【求助】死去的朋友的灵魂突然出现在面前该怎么办03

兼职做写手有点羞就大早上发了。

在旅游车上写的没有太多逻辑,而且我万年不写文了写出来的东西都像条漫大纲,大概只能攒攒手感(…… 基本都是我想画的画面而已(

不要对我的小学生文笔抱有期待(

TV组做的碎土蛮有诚意的我吃的可感动……(大哭







走回家的时候,卡卡西看到自己屋里终于有了灯,在一片漆黑中温暖的有些感人。比起探究带土是怎么把灯打开的,他更想知道这盏灯对带土有什么意义?思前想后只能得出带土怕黑这种可能性,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就算带土变了多少,骨子里的一些小细节还是能让卡卡西回忆起过去的温馨。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卡卡西。我要消失了你很开心吗?”刚踏进门,那个有点嘶哑又熟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对啊,很开心。我可不想成为打扰你飞升的罪人。”这是骗人的。卡卡西在心里说。

“你还真是冷血。”

“没有你冷。”

“……”

“……”

“……我劝你还是对我好一点,到时候飞升了,还能在天上保佑你。”

“帮你超度还不算是对你好吗?那你的要求太高我可应付不了。”

带土赌气一样的闭了嘴,卡卡西发现他手中一直抓着那张水门班的合照,就像抓着什么救命稻草一样,心又没缘由的抽痛了一下,不该像从前似的跟他斗嘴的,毕竟带土早就不是从前那个带土了。

 

“带土,为什么要亮灯呢?怕黑吗?”沉默了一会,他问。其实卡卡西还是很害怕这种沉默的,上一次他对他无话可说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什么好事情。

“……你不是嫌黑吗?而且我想告诉你我在等你回来。”带土难得坦率了一回。“借助这个相框,我可以做些简单的动作。”他挥了挥相框,相框碰到桌子发出清脆的声响。

原来不是怕黑啊……卡卡西把重点放到了其他的地方,忽略了带土难得的真情流露。大概也不是他想要忽略,而是他从来不敢把自己放倒带土心中哪块重要的位置,那太嚣张了,对带土也太失礼了。

“…你不该在这儿啊带土,你该跟琳在一块,在那边的世界等我。诶、别太用力把这相框弄坏了,我就这一个可以缅怀你们的东西了。”

“可我在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这个世界上与我唯一的联系就是你了,如果我有什么未完成的愿望只可能与你有关!你为什么就这么让我放不下心呢?!”带土突然激动起来,明明只是鬼魂,但却因为说的太快喘了起来。“还有相框!明明我就在这你却关心这个无所谓的相框!”

“……”

空气仿佛凝固了,卡卡西面对带土的质问有点窒息的感觉。

 

沉默。

又是沉默。

卡卡西想他恨透了这该死的沉默,和自己这张说不出漂亮话的嘴。

 

“……你是在乎我的对不对,卡卡西?”带土的声音有点颤抖,和通常中气十足的声音不同,像是试探一样。“那天晚上我碰……”

“那又怎么样呢?”卡卡西打断他,“这能代表什么呢?”

“……”

“在四战的时候我先希望你能活下来赎罪,我可以陪着你一块偿还这些沉重的罪孽。后来我又希望能和你一块为了保护鸣人他们死去,这一次终于可以不需要一个人。是你一次又一次甩开了我伸向你的手不是吗?”卡卡西说。

“不,我⋯⋯”

“你太自大了,带土。”卡卡西打断他,“你所希望的并不是我想要的。”

“……”

“但我会满足你的期望,虽然当年我没有回应你的期待保护好琳,这次我会好好当上六代目替你守护这个世界的。你就安安心心的成佛吧。”

卡卡西自顾自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这次是带土伸出了手,他冰冷的手抓住了卡卡西。紧紧的。

为什么鬼魂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呢?卡卡西有些难过的想。除了这冰冷的温度我还能用什么来确认带土已经死了这个事实呢。

 

“我就在这。”带土一字一句的说,每一个字都用尽了全力。“为什么从我出现到现在你都没有好好的看着我呢?你说我的过去,你说我的愿望,可我现在在这啊卡卡西!”

“……”卡卡西轻轻拨开带土的手。

 

“可你已经死了啊,带土。”

“死人是没有现在和未来的。”

“你实现了你的愿望就会离开的,我看着这样的你又有什么意义呢。我看着你,跟你说话,你就能留在这永远不走了吗?”只会更加放不开而已。

“……”

 

 

“明天就会举行就任仪式了,你要试着附身在我身上吗?如果你的愿望不是我当上六代目而是自己当上火影那可就糟糕了,这样的就任仪式我这辈子可能也就只有一次。”卡卡西揉了揉带土沉默低沉着的头。看起来那么坚硬的头发摸起来意外的柔软,卡卡西想。揉揉带土的头发这倒是满足了自己一个小愿望,能摸得到变成鬼魂的带土真是太好了。

 

“……万一我不肯把身体还给你怎么办”带土的声音听起来嗡嗡的。

“嗯…”卡卡西歪头思考了一下,“那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万一我用你六代目的身份继续胡作非为毁灭世界呢”

“…那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卡卡西笑着看向带土,“先不说鸣人,佐助是不会放任你乱来的,哪怕那个身体是我的。”

“…万一我觉得活着的感觉不错舍不得离开占用你的身体过完你的一生呢”

“那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万一…”

“带土。”

“万一”

“带土。”

“……”

 

“按你喜欢的去做吧,带土。不要再留下遗憾了。”卡卡西笑着说。

 

 

 


 

 

卡卡西再次醒来是在自己的床上。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触感,熟悉的黑夜。卡卡西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有些甜美又有些遗憾的梦。

床头上放着崭新的六火制服和不见的水门班相框都在告诉他确实发生过的事。

卡卡西摸了摸因为长期摆放相框而留下的印记,轻轻叹了口气“连一点念想都不留给我吗,真是自私的家伙。”

 

“掌声,欢呼声,笑容这些都是给你的,他们在等的人是你,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突然熟悉的声音传来,相框被摆回了它应在的位置。

“……………………带土你怎么……”

“啊?我也不知道,大概我的愿望不是这个吧。”鬼魂无所谓穿过火影制服坐上了床头。

 

 

 

 

……

……

……

这就很尴尬了。

 

 

评论(14)
热度(484)

© 不讲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